AN安世泽

以平凡开始,从星光结束

「晓薛晓」如果没有你 [一]

⚠ooc警告

⚠文笔渣,不喜勿喷,谢谢配合

  宋子琛花了六年的时间,终于从民间传说中听说了有能恢复魂魄,重回肉体的方法。

 

  于是宋子琛便马不停蹄的赶到千里之外的神域,只为寻得方法救锁灵嚢中魂魄已七零八碎的二人。

  最终得以善报。

  说来……还是因为薛洋……

  救他们的医师,原本只是义城的平民百姓,在被走尸抓住脖子时,碰巧被薛洋救下。

  虽然薛洋只是无意救下,但那人却感激不尽,然后苦学医道,成为鼎鼎有名的医师。

  宋子琛又花了近三年的时间照顾晓星尘和阿菁。

  只可惜……虽然身体回来了,但晓星尘的那双眼睛却未完全治好。

  若不是站在他面前半米以内,便看不清楚。

  “子琛,这三年多谢你一直照顾我和阿菁。”

   晓星尘把霜华拿到眼前仔细观察——在一年前魏无羡蓝忘机从断了一臂的薛洋手中拿回这把剑时,便托蓝思追连夜赶来还到他手上了。

   “我们之间说什么感谢?”宋子琛把药放在他旁边。

   “子琛,我想了很久,我依然想要创立门派。”晓星尘拍了拍霜华。

   “……好,我们过些日子便下山,一起行正道,创门派。”宋子琛想到过了这么多年,晓星尘身子应该恢复的差不多了。

   “不过,我想先去外面看一看。”晓星尘抚摸着霜华的剑鞘,“我自己一个人。”

   “好。”宋子琛点头同意了,然后把药放在他面前。

  /

  话说薛洋这边。

   金光瑶也算有点良心,带他回了一个不知名的地方后想了各种办法,找了各种人,帮他接回了断臂——虽然过程有点艰辛。

  “你干嘛还要……帮我?……”薛洋捂着隐隐作痛的心脏。

  “别动!你流了这么多血,再动流得更快!”金光瑶看着他。

  “老子问你话呢!……咳咳咳……”薛洋冷冷的盯着他。

  “老子现在毫无用处,而且你他妈救的了吗?……”

  “我说能救就能救!别废话!躺好!”

  金光瑶也是作死的找回了他那只断臂——一路马车颠簸,断臂依然不肯松开,紧紧的攒着那颗微微发黑的糖。

  过程不重要,反正最后——薛洋的断臂竟然接回去了,就是不如以前拿剑稳了。

  “到底为什么就我?欠你人情?”

  金光瑶翻了个白眼:“我还有事,先出去了。”

  “你是去找聂明玦的头吧?”薛洋看着接回去的手臂,好奇极了。

  “……”金光瑶看了他一眼,便叫上几个五大三粗的人和侍从离开了。

  “主公,您……为什么要救他啊?他已经复原不了阴虎符了不是吗?”

  金光瑶瞪了他一眼:“你懂什么!”便没再说任何话,只是脑海里一直浮现着那个断指少年不甘心的表情……

  /

  休息了几天后,薛洋便闲不住了,半夜偷偷摸摸的带上降灾溜了出去。

  好在,这地方离义城不远。

  ……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去那个地方,可能真的没地方去了吧。

  半夜的义城,很安静。

  自从魏无羡蓝忘机一行人来这清理了所有走尸之后,这地方基本是荒了。

  这个地方,是原本卖衣服的……还有这个地方!好像是卖方糖的!

  提到糖,他突然愣了。若有若无的摸了摸口袋里的那颗已经吃不了的糖,还在……还在……没丢……

  突然,视线出现了一道白色的身影。

  薛洋猛得抬头,是他……真的?!……是他……?!

  他以为自己会冲到晓星尘面前,大喊一声:“道长,是老子啊!老子是薛洋!”然后把所有的情绪发泄出来,告诉他自己有多想他,然后抱住他,永远不放手。

  可事实是薛洋站在原地,静静的看着晓星尘。

  他注意到晓星尘摘下了眼前的那块碍事的破布,想着他应该看到了自己。

  可对方却仿佛依旧如以前一样。

  他猜到了晓星尘的眼睛只是好了一点,根本看不见他。

  薛洋无声的笑了笑,转身离开。

  ……我不想再让你看到我心烦……反正都已经过去了九年……一直不见面,也不是不可以啊……如果没有我……你一定会过得很好吧……

  如果没有你,我也能活……

  但是……道长,洋洋是真的想你了……

 

/TBC/

你不在的那些日子,

让我第一次感受到比死还要难受的心情

如果没有你,

那就不叫活着

by.AN安世泽

/

不喜勿喷,谢谢配合

如有不妥,各位大佬多指教,卑微安某一定改

第一次写这种文章,请各位多多包涵

 

 

 

 

评论(9)

热度(5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