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N安世泽

以平凡开始,从星光结束

「晓薛晓」如果没有你[二]

⚠ooc警告,请勿上升


⚠文笔渣,不喜勿喷,谢谢配合


  “……何人?”多年来的失明,让晓星尘有了一副听力很好的耳朵,听着三米开外的脚步声,晓星尘突然开口。


  “……”你的人。薛洋心道。


  薛洋不动声色的勾了勾唇角,露出可爱的小虎牙,回头看着他,不开口,不向前。


  “这位公子,在下是晓星尘,不知您是?”大半夜在这荒城里遇到人,自然是会有些注意到对方身份。


  “路过。”薛洋把声音压的很低,略带着成熟的沙哑。


  “那……”


  没等晓星尘再开口,对方便快步离开。


  倒也是个怪人。


  晓星尘脑海中却突然出现了一个黑衣少年,天天就只知管他开口要糖……


  晓星尘第一反应是嘴角上扬,然后突然又收住笑意,怎么会想起他?


/五天后


  “靠,金光瑶被逮住了?哈哈哈哈哈咳咳。”


  听着下人说的话,薛洋侧躺在床上笑出了声,然后又意识到周围的十几个金氏下人投来的目光,连忙收住笑意。


  嗯,真好,那就没人管的了他了。


  薛洋二话不说,拿起降灾,推开房门,大摇大摆的出了门。


  门内的下人这才反应过来:“薛公子!您这是要去哪?!宗主说了不让您外出!”


  去哪?当然是去玩啊……外加寻人。


  前几日就听说这梅花山上多了个门派,外人评价,是个和别的世家门派不同,不论血缘的门派。


  听着这说辞,薛洋自然是猜到了,正是那人一直以来想创的门派。


  他就……看一眼……真的,就一眼,看完就走……参观一下也不是不可以……就看一会儿……就一会儿……不会被道长发现的……


  薛洋想到那人,握着降灾的手若有若无的松弛了一度。


  好在梅花山离这不远,用了一个下午就到了。嗯,就一个下午,不长!


  这桃花山虽小,听人说但自从多了两位道长之后,便守备森严。


  两位道长……


  薛洋不用猜,肯定又是那个烦人的宋子琛。妈的,怎么哪里都有他!


  “妈的!一天到晚跟着我家道长有意思?!”顿了半刻,薛洋突然冷笑一声,自己当年……不也是那样嘛……


  可人家道长呢,反而对宋子琛好的不行,对他……


  如果不想让他拥有,又干嘛让他得到过呢?


  道长永远也体会不到一个自己喜欢的人,宁愿自杀也不愿和自己再多说一句话,就这样死在自己面前的那种绝望……


  想到这里,薛洋突然抬头,喜欢……


  “你他妈一天到晚在想些什么?!”薛洋朝着自己发气:“老子是薛洋!怎么可能会!会喜欢那个人!”


  但越是这样想,就越是有个声音不断对他说,你就是喜欢他,不但喜欢,而且爱之入骨……


  “给我滚!”薛洋握紧拳头,往自己大腿上锤下去。


  一定是疯了……对,薛洋你他妈病了……病了……病的不轻……老子是你薛爷爷,怎么可能会……


  他说不出口那句“喜欢晓星尘”,这句话仿佛是卡在他嗓子眼里,上不去下不来。


  见快要落日,他握紧霜华,朝梅花山走去。


  看着门外一左一右的门生,薛洋习惯性的一摸口袋,却发现之前的尸毒粉早就没了,一直也没补上……翻墙吧。


  看了一眼足足五米高的墙,薛洋咽了咽口水,用霜华砍断了另一处的树枝。


  “什么人?!”


  两个门生朝那出看,然后薛洋便趁机溜进去,不过这么大的人影,自然被两个门生发现了。


  “顾晨容!有人翻墙!”


  一个门客冲另一个门客说,两人对视一眼,冲进里面寻人。


  靠……疼死了……要不是看在你们是道长的门生……老子早就动手了!


  “何人?”说巧不巧,薛洋他刚好跌进晓星尘院里,而本来浇花的晓星尘一手握着霜华的剑柄,朝他走来,想要看清他长什么样。


  薛洋立刻从地上爬起,捂住晓星尘的眼睛:“嘘!”


  晓星尘被他这一举动吓住了:“阿……”洋?是你吗?


  “星尘师父,刚才有一人翻墙进来,您院里可有异样?”院门口传来一道声音。


  “……无事……”


  晓星尘明显可以感觉到对方松了一口气。


  待人离开后,晓星尘想到眼前的这只手,忍不住提醒对方:“这位……阁下,您是为何要闯入本派?”


  薛洋忍不住多看他几眼,然后握住降灾,准备在松手的一刻直接逃离。


  人都已经看到了,该走了。


  薛洋把衣领往上拉了拉,送开覆在晓星尘眼睛上的那只手,飞速转身准备再翻一次墙。


  谁知,那人比他出手还快,牢牢的抓住他的手臂。


/TBC/


真正的喜欢就是,


你走后,


我活成了你的模样


by.AN安世泽


不喜勿喷


第一次写这种类型的文章,如有不妥,请各位大佬多多指教


评论(14)

热度(5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