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N安世泽

以平凡开始,从星光结束

「晓薛晓」如果没有你 [三]

⚠ooc警告,请勿上升


⚠文笔渣警告,不喜勿喷,谢谢配合


  这时,薛洋一只脚踩在墙上,手准备去扶住墙,而晓星尘抓住了他另一只手,于是薛洋回头看着他。


  二人以这样一个奇怪的姿势坚持不动了三秒,然后薛洋脚一个不稳朝晓星尘扑去。


  晓星尘飞速的伸出一只手扶着他的腰,薛洋便顺利的扑倒晓星尘怀中。


  这下,晓星尘便清清楚楚的看清他的脸了。


  他屏息凝视着薛洋足足有半刻钟,仔细观察着这张脸,仿佛要把薛洋看穿一个孔。


  “阿洋……”“道长,你……”


  两人几乎同时开口,这一开口,两人又愣住了。


  “噗……”晓星尘的这一声笑打破了沉默,忽然又收住笑意:“阿洋,好久不见。”


  薛洋也“噗”了一声,可这不是笑出声,而是惊讶到仿佛吃了整口空气,猛的咳嗽两声。


  这……谁能告诉他,这个人真的是晓星尘吗???


  薛洋突然发现,从一开始他俩的姿势就没变过……晓星尘一直抱着他……


  晓星尘仿佛看出了他不自然的动作,手一用力,把薛洋扶起。


  “你手臂没事吧?”没等他解释什么,晓星尘便先开口了。


  薛洋顺着他的视线看向自己的手臂:“你怎么知道……”我手臂断了?


  按理来说,晓星尘绝对不知道他手臂断了的事,除非有人说了。


  “子琛告诉了我关于你的事。”


  怎么哪都有宋子琛的事?!薛洋有些不爽的微微皱眉。


  “看你这般模样,想必是没问题的。”晓星尘这一番话这才让薛洋想起二人刚经历了什么。


  “那个,我……我就是闲的无聊,想找哪家小门派玩玩,没想到会遇到道长的门派啊,我我现在就走!”


  见薛洋又要转身爬墙,晓星尘又伸出手拦住他,只是这次薛洋倒过来的力度却比方才大多了。


  晓星尘不得不伸出两只手扶住他,这样一来,变刚好用双臂环住他,把他控制在怀中。


  薛洋挣扎了两下,对方却是抱的更牢了。


  薛洋这下是真的傻住了。


  要说以前,偶尔有肢体接触也是因为晓星尘不知晓他是谁,可现在呢?!


  “晓星尘?你这是……”


  温润的声音响在他耳边:“嘘——阿洋,再让我多抱一会儿……”


  “……道长,你知道你在干嘛吗?”晓星尘肯定是中蛊了吧?!对,肯定是这样的!


  “我在抱着阿洋啊。”


  晓星尘做出了一个更让薛洋感觉颠覆世界观的事——他的唇稳稳的在薛洋的额头上啄了一下。


  “?!”


  一直以来,薛洋都觉得自己很非人类,但第一次,他觉得晓星尘才是世界上最非人类的人。


  “薛洋,你知道自从我醒来这三年里,我有多想你吗?”


  薛洋听到这句话,却是一个冷笑:“道长,要是你是这么的想我,就不会选择死在我面前了。”


  晓星尘顿了顿,薛洋以为被自己说中了,继续开口:“道长,你还记得你那时有多恨我吗?你的表情是有多绝望?!”


  晓星尘把头凑到他面前:“那是因为,我一时气在头上,阿洋,你知道我的,我听到那个消息,一时缓不过来……”


  “那你为什么不直接杀了我?”薛洋垂了垂睫。


  “我怎么会呢?霜华脏,染着满城人的血,我怎么会用它污染阿洋的血呢……”晓星尘一直和他直视着。


  不过不仅是因为这一点。更多的是因为他从未想过要害薛洋。


  那年血溅霜华,杀得义城满城的少年,他却硬是恨不起来。


  薛洋看着那双明眸。不得不说,晓星尘的这双眼睛真的很好看。


  “那道长……你喜……”欢我吗?


  “不喜欢,”这一句话话音未落,薛洋本来的那一丝幻想一下便消失了。


  “我爱你。”


  晓星尘说的爱,就是爱,不会有假的那种。


  “那道长,你知道我为什么只割了宋子琛的舌头吗?”薛洋主动往他怀里蹭了蹭。


  晓星尘笑了笑:“非要提他?在我面前,还敢想别的男人?”


  唉唉唉?不对吧?!说话的人反了吧?!他可不想和宋子琛有任何关系!


  “其实阿洋,我早就认出你了。”晓星尘朝他笑笑:“开始一直想带着阿菁偷偷逃走,但后来,就放下了。”


  “只是我不知道,我会在想自杀的那一刻突然爱上你。”


  薛洋瞪大双眼:“那一刻?!道长你认真的?!”


  晓星尘温柔的笑了笑,轻轻点了点头。


  “好了,那阿洋,要不然……你就在这儿住下吧?”


  薛洋毫不犹豫:“好!”


  “嗯,阿洋真乖。”依旧是那宠溺的调子。


  “话说道长你到底是怎么发现是我的?”


  晓星尘又是一吻:“日后在慢慢道来。”


/END/


你知道为什么薛洋


只割了宋子琛的舌头吗?


因为那双眼睛是道长的


by.AN安世泽


/


(以下都是精华[废话]可以跳过)


💛不知不觉就翻到最后啦~


💛经过安某不懈努力(并没有),《如果没有你》这个小短文终于完结啦~


撒花花


💛另外还欠你们一篇番外(那啥……开车之类的)可能过几天发,多给我一点时间😭


💛感谢各位的支持,哪怕只有一个人看,我也会继续写的


最后,容我再多bb几句🌚


“老子是薛洋,我这辈子都要爱晓星尘,要一辈子和晓星尘在一起,谁先放手谁就吃尸毒粉。”


比心💜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「晓薛晓」如果没有你[二]

⚠ooc警告,请勿上升


⚠文笔渣,不喜勿喷,谢谢配合


  “……何人?”多年来的失明,让晓星尘有了一副听力很好的耳朵,听着三米开外的脚步声,晓星尘突然开口。


  “……”你的人。薛洋心道。


  薛洋不动声色的勾了勾唇角,露出可爱的小虎牙,回头看着他,不开口,不向前。


  “这位公子,在下是晓星尘,不知您是?”大半夜在这荒城里遇到人,自然是会有些注意到对方身份。


  “路过。”薛洋把声音压的很低,略带着成熟的沙哑。


  “那……”


  没等晓星尘再开口,对方便快步离开。


  倒也是个怪人。


  晓星尘脑海中却突然出现了一个黑衣少年,天天就只知管他开口要糖……


  晓星尘第一反应是嘴角上扬,然后突然又收住笑意,怎么会想起他?


/五天后


  “靠,金光瑶被逮住了?哈哈哈哈哈咳咳。”


  听着下人说的话,薛洋侧躺在床上笑出了声,然后又意识到周围的十几个金氏下人投来的目光,连忙收住笑意。


  嗯,真好,那就没人管的了他了。


  薛洋二话不说,拿起降灾,推开房门,大摇大摆的出了门。


  门内的下人这才反应过来:“薛公子!您这是要去哪?!宗主说了不让您外出!”


  去哪?当然是去玩啊……外加寻人。


  前几日就听说这梅花山上多了个门派,外人评价,是个和别的世家门派不同,不论血缘的门派。


  听着这说辞,薛洋自然是猜到了,正是那人一直以来想创的门派。


  他就……看一眼……真的,就一眼,看完就走……参观一下也不是不可以……就看一会儿……就一会儿……不会被道长发现的……


  薛洋想到那人,握着降灾的手若有若无的松弛了一度。


  好在梅花山离这不远,用了一个下午就到了。嗯,就一个下午,不长!


  这桃花山虽小,听人说但自从多了两位道长之后,便守备森严。


  两位道长……


  薛洋不用猜,肯定又是那个烦人的宋子琛。妈的,怎么哪里都有他!


  “妈的!一天到晚跟着我家道长有意思?!”顿了半刻,薛洋突然冷笑一声,自己当年……不也是那样嘛……


  可人家道长呢,反而对宋子琛好的不行,对他……


  如果不想让他拥有,又干嘛让他得到过呢?


  道长永远也体会不到一个自己喜欢的人,宁愿自杀也不愿和自己再多说一句话,就这样死在自己面前的那种绝望……


  想到这里,薛洋突然抬头,喜欢……


  “你他妈一天到晚在想些什么?!”薛洋朝着自己发气:“老子是薛洋!怎么可能会!会喜欢那个人!”


  但越是这样想,就越是有个声音不断对他说,你就是喜欢他,不但喜欢,而且爱之入骨……


  “给我滚!”薛洋握紧拳头,往自己大腿上锤下去。


  一定是疯了……对,薛洋你他妈病了……病了……病的不轻……老子是你薛爷爷,怎么可能会……


  他说不出口那句“喜欢晓星尘”,这句话仿佛是卡在他嗓子眼里,上不去下不来。


  见快要落日,他握紧霜华,朝梅花山走去。


  看着门外一左一右的门生,薛洋习惯性的一摸口袋,却发现之前的尸毒粉早就没了,一直也没补上……翻墙吧。


  看了一眼足足五米高的墙,薛洋咽了咽口水,用霜华砍断了另一处的树枝。


  “什么人?!”


  两个门生朝那出看,然后薛洋便趁机溜进去,不过这么大的人影,自然被两个门生发现了。


  “顾晨容!有人翻墙!”


  一个门客冲另一个门客说,两人对视一眼,冲进里面寻人。


  靠……疼死了……要不是看在你们是道长的门生……老子早就动手了!


  “何人?”说巧不巧,薛洋他刚好跌进晓星尘院里,而本来浇花的晓星尘一手握着霜华的剑柄,朝他走来,想要看清他长什么样。


  薛洋立刻从地上爬起,捂住晓星尘的眼睛:“嘘!”


  晓星尘被他这一举动吓住了:“阿……”洋?是你吗?


  “星尘师父,刚才有一人翻墙进来,您院里可有异样?”院门口传来一道声音。


  “……无事……”


  晓星尘明显可以感觉到对方松了一口气。


  待人离开后,晓星尘想到眼前的这只手,忍不住提醒对方:“这位……阁下,您是为何要闯入本派?”


  薛洋忍不住多看他几眼,然后握住降灾,准备在松手的一刻直接逃离。


  人都已经看到了,该走了。


  薛洋把衣领往上拉了拉,送开覆在晓星尘眼睛上的那只手,飞速转身准备再翻一次墙。


  谁知,那人比他出手还快,牢牢的抓住他的手臂。


/TBC/


真正的喜欢就是,


你走后,


我活成了你的模样


by.AN安世泽


不喜勿喷


第一次写这种类型的文章,如有不妥,请各位大佬多多指教


「晓薛晓」如果没有你 [一]

⚠ooc警告

⚠文笔渣,不喜勿喷,谢谢配合

  宋子琛花了六年的时间,终于从民间传说中听说了有能恢复魂魄,重回肉体的方法。

 

  于是宋子琛便马不停蹄的赶到千里之外的神域,只为寻得方法救锁灵嚢中魂魄已七零八碎的二人。

  最终得以善报。

  说来……还是因为薛洋……

  救他们的医师,原本只是义城的平民百姓,在被走尸抓住脖子时,碰巧被薛洋救下。

  虽然薛洋只是无意救下,但那人却感激不尽,然后苦学医道,成为鼎鼎有名的医师。

  宋子琛又花了近三年的时间照顾晓星尘和阿菁。

  只可惜……虽然身体回来了,但晓星尘的那双眼睛却未完全治好。

  若不是站在他面前半米以内,便看不清楚。

  “子琛,这三年多谢你一直照顾我和阿菁。”

   晓星尘把霜华拿到眼前仔细观察——在一年前魏无羡蓝忘机从断了一臂的薛洋手中拿回这把剑时,便托蓝思追连夜赶来还到他手上了。

   “我们之间说什么感谢?”宋子琛把药放在他旁边。

   “子琛,我想了很久,我依然想要创立门派。”晓星尘拍了拍霜华。

   “……好,我们过些日子便下山,一起行正道,创门派。”宋子琛想到过了这么多年,晓星尘身子应该恢复的差不多了。

   “不过,我想先去外面看一看。”晓星尘抚摸着霜华的剑鞘,“我自己一个人。”

   “好。”宋子琛点头同意了,然后把药放在他面前。

  /

  话说薛洋这边。

   金光瑶也算有点良心,带他回了一个不知名的地方后想了各种办法,找了各种人,帮他接回了断臂——虽然过程有点艰辛。

  “你干嘛还要……帮我?……”薛洋捂着隐隐作痛的心脏。

  “别动!你流了这么多血,再动流得更快!”金光瑶看着他。

  “老子问你话呢!……咳咳咳……”薛洋冷冷的盯着他。

  “老子现在毫无用处,而且你他妈救的了吗?……”

  “我说能救就能救!别废话!躺好!”

  金光瑶也是作死的找回了他那只断臂——一路马车颠簸,断臂依然不肯松开,紧紧的攒着那颗微微发黑的糖。

  过程不重要,反正最后——薛洋的断臂竟然接回去了,就是不如以前拿剑稳了。

  “到底为什么就我?欠你人情?”

  金光瑶翻了个白眼:“我还有事,先出去了。”

  “你是去找聂明玦的头吧?”薛洋看着接回去的手臂,好奇极了。

  “……”金光瑶看了他一眼,便叫上几个五大三粗的人和侍从离开了。

  “主公,您……为什么要救他啊?他已经复原不了阴虎符了不是吗?”

  金光瑶瞪了他一眼:“你懂什么!”便没再说任何话,只是脑海里一直浮现着那个断指少年不甘心的表情……

  /

  休息了几天后,薛洋便闲不住了,半夜偷偷摸摸的带上降灾溜了出去。

  好在,这地方离义城不远。

  ……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去那个地方,可能真的没地方去了吧。

  半夜的义城,很安静。

  自从魏无羡蓝忘机一行人来这清理了所有走尸之后,这地方基本是荒了。

  这个地方,是原本卖衣服的……还有这个地方!好像是卖方糖的!

  提到糖,他突然愣了。若有若无的摸了摸口袋里的那颗已经吃不了的糖,还在……还在……没丢……

  突然,视线出现了一道白色的身影。

  薛洋猛得抬头,是他……真的?!……是他……?!

  他以为自己会冲到晓星尘面前,大喊一声:“道长,是老子啊!老子是薛洋!”然后把所有的情绪发泄出来,告诉他自己有多想他,然后抱住他,永远不放手。

  可事实是薛洋站在原地,静静的看着晓星尘。

  他注意到晓星尘摘下了眼前的那块碍事的破布,想着他应该看到了自己。

  可对方却仿佛依旧如以前一样。

  他猜到了晓星尘的眼睛只是好了一点,根本看不见他。

  薛洋无声的笑了笑,转身离开。

  ……我不想再让你看到我心烦……反正都已经过去了九年……一直不见面,也不是不可以啊……如果没有我……你一定会过得很好吧……

  如果没有你,我也能活……

  但是……道长,洋洋是真的想你了……

 

/TBC/

你不在的那些日子,

让我第一次感受到比死还要难受的心情

如果没有你,

那就不叫活着

by.AN安世泽

/

不喜勿喷,谢谢配合

如有不妥,各位大佬多指教,卑微安某一定改

第一次写这种文章,请各位多多包涵

 

 

 

 

⚠ooc警告

(图片来自百度,侵权必删)

(如有任何问题,请各位太太指出来,卑微安某一定改)

“一个人?”

薛洋故意压着声音,对晓星尘说。

“我……等人。”

晓星尘显然没有听出来对方是谁。

“等谁?心上人?”他笑了笑。

“……阿洋?是你吧?”晓星尘勾了勾嘴角。

“……怎么又被认出来了?道长你到底是怎么听出来的?”

“又调皮!走,回去吧。”

“到底怎么听出来的?”薛洋一副不死心的样子。

“没什么,走吧。”道长把糖塞进他手里。

“嗷。”

……

因为你靠近时我心跳加快,

你开口时我突然想笑。

by.AN安世泽

这个萝卜的表情包太可爱了吧?!

于是我就加工了一下,就成了思追萝卜

吼吼吼(不喜勿喷,谢谢配合)

by.AN安世泽

薛洋也有心

可道长不信

♡爱我的辣鸡洋♡

by.AN安世泽

「从平凡开始 ,以星光结束」